克裡米亞入俄餘波未平,烏克蘭東部再次掀起分裂浪潮。甘斯克、哈爾科夫和頓涅茨克三個州的親俄抗議者走上街頭,試圖通過複製“克裡米亞模式”加入俄羅斯。哈爾科夫和頓涅茨克的州政府一度被攻占,親俄抗議者宣佈獨立併成立共和國,甚至開始制定入俄公投的時間表。面臨“嘩啦啦大廈傾”的危險,烏克蘭代總統聲言將對東部採取“反恐”行動。俄羅斯告誡烏克蘭臨時政府不要使用武力,美國和歐盟則對俄繼續發出強烈警告。烏克蘭亂局中再次出現東西兩大陣營頂牛的僵局。夾縫中的烏克蘭能否終止國家分裂,成為此次僵局的重要看點。
  烏克蘭的命運在很大程度上並不掌握在自己手中。隨著亞努科維奇的下臺,烏克蘭國內兩大勢力出現“西風壓倒東風”的局面,但克裡米亞通過公投入俄後,其外部兩大國際勢力的較量結果則剛好相反。俄羅斯態度強硬,西方的製裁卻並不“給力”。面對國內第二波分裂浪潮,“破屋又逢連夜雨”的烏克蘭急需西方“遮風撐傘”。為此,美國國務卿克裡聲言俄對烏有任何進一步的舉動,俄羅斯都將付出代價。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也呼籲北約成員國擴軍應對俄羅斯威脅。不過,與此前西方的多次嚴厲警告相比,上述表態並無新意。僵局之中,除非俄羅斯發動對烏戰爭,西方首先使用武力的可能性非常低。在克裡米亞入俄之舉中賺得盆滿缽滿的俄羅斯,已經沒理由再做冒險。由此,西方大國強力舉措的出台,仍然將面臨難以剋服的“集體行動困境”。
  在烏克蘭局勢上,俄羅斯此前雖然有過出兵克裡米亞的冒險舉動,但最終以退為進,利用克裡米亞公投兵不血刃地擴大了自己的版圖。嘗到甜頭的俄羅斯不再一味蠻幹,而是日益變得張弛有度。俄羅斯已然明白對烏戰爭超出西方底線,克裡米亞的入俄模式是實現其利益的最佳途徑。因而,面對亂局再起的烏克蘭,俄羅斯繼續以退為進,採取了一種“等待塵埃落定”和“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政策。為此,俄羅斯答應了西方舉辦四方會談的請求,建議烏克蘭通過聯邦制解決東部分裂危機,外長拉夫羅夫日前也聲言無意兼併烏克蘭東南部地區。儘管如此,如果克裡米亞式的公投再次上演,俄羅斯也絕不會拒收送上門的大禮包。
  雖然西方與俄羅斯的角力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烏克蘭的版圖是否會繼續縮小,但烏克蘭政府的應對舉措是否得力、得法,也是影響局勢演變的重要因素。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總統林肯曾高呼“家不和則不立”,並引用聖經中“裂開的房子站不住”的名言闡釋消除國內裂痕的重要性。對烏克蘭而言,從長遠看當然需要通過“懷柔之策”化解國內東西部矛盾,修補“破屋”的裂痕,但當務之急則仍在於如何通過強力舉措,防止“房屋”繼續從局部坍塌。如何同時做好上述兩個方面,並找到合適的政策均衡點,是烏克蘭政府面臨的最大挑戰。日前,烏克蘭臨時政府總理已作出讓步,決定地方政府官員將不再由中央政府指派,甚至主張議會應當允許地方舉行公投。此舉說明烏克蘭在國家結構形式上有可能從單一制轉向聯邦制。這一方面意味著烏克蘭有可能滿足俄羅斯要求,通過建立聯邦國家與俄羅斯達成妥協,進而阻止國家分裂。不過,這也意味著臨時政府在“玉碎”和“瓦全”之間選擇時,將更可能倒向後者。臨時政府的退讓帶來的如果不是和解,將很可能轉變為把國家引向分裂的勢能,因而是一項存在重大風險的政策。
  克裡米亞入俄是烏克蘭分裂的開始,但可能遠不是結束,前南聯盟的一再分裂即是其前車之鑒。冷戰終結之際,前南聯盟分裂為五個國家,其中之一的新南聯盟,進入新世紀後又經過兩次分裂化為三個國家。民族問題帶來的內部裂痕和大國勢力的涉入,使烏克蘭也潛藏著導致前南聯盟分裂的那些危險因素。如果烏克蘭政府繼續在大國夾縫中迷失方向,無法實現國內事務的有效治理,前南聯盟的悲劇再次上演或許只是時間問題。
  美國、俄羅斯、烏克蘭和歐盟將於本月17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四方會晤。對於西方和烏克蘭而言,能否與俄羅斯實現妥協,並阻止公投的再次發生,成為烏臨時政府能否“扶大廈於將傾”的一次重要機遇。卜永光(浙江學者)  (原標題:烏克蘭該如何 終止國家分裂�
創作者介紹

台北日本料理

tq76tqjg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