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
  南都多次對王石以及萬科集團進行報道,王石本人也多次接受南都專訪。
  王石
  他是中國最著名的商人,卻不是中國最有錢的商人。他也愛錢,卻從未上過任何富豪榜。他創立的公司是全球最大住宅開發商,他卻主動遠離,游學四方。正如他自己所說,他很特別。
  人物簡介
  王石,1951年生,萬科集團董事會主席。1973年轉業後曾就職於鄭州鐵路水電段,1978年畢業於蘭州鐵道學院給排水專業,本科學歷。其後,先後供職於廣州鐵路局、廣東省外經貿委、深圳市特區發展公司。1984年組建萬科前身深圳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任總經理。1988年起任萬科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1999年起不再兼任公司總經理。2011年赴哈佛游學,2013年赴劍橋大學做訪問學者。
  南都是有影響有擔當的媒體,祝福南都下一個十八年延續精彩。  ——— 王石寄語南都
  “中國商人,喜歡探險,喜歡大自然”,這是王石對自己的“定義”。
  63歲的王石,仍有強烈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以及自省精神和思考能力,卻少見歲月痕跡。
  王石也認為自己特別,“國內和國外都難找到我這樣的企業家”。
  他是全球最大住宅開發公司的創立者。1999年,為了讓萬科完善現代企業制度,他辭去總經理一職,遠離公司管理層,選擇登山探險。2010年,他已完成“7+2”目標———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徒步抵達北極、南極點。至今,他是中國登頂珠峰的最大年齡紀錄保持者。
  作為萬科董事長,他不過問公司日常管理,但留下的團隊和建立的機制,卻讓萬科保持高速成長。2011年,萬科突破千億規模。這一年,王石開始攀爬另一座“高峰”,到美國哈佛游學。兩年半後,又轉戰英國劍橋。
  2014年,萬科銷售規模跨過2000億。
  有人問:“王石何時回萬科?”他答,“從未離開,何談回歸”?
  有人換種問法:“會不會復出?”他答:“無論如何不會復出”。
  按規劃,王石的訪學最早要到2017年才“畢業”。那時他已66歲,辭去萬科總經理後的第18年。
  12月18日晚,剛從倫敦回北京、還沒倒時差的王石接受南都專訪。所談話題從企業管理到人生哲學,從商業價值到宗教科學。
  “作為一個商人”,仍是他回答問題時的習慣性開頭。
  “人生中最舒適的狀態”
  商人王石來到中世紀小鎮劍橋後,漫步美麗的劍河,聽大教堂的鐘聲,說自己體會到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好像與牛頓的靈魂為伍”。他說下午四點半的劍河邊,落葉金黃,夕陽西下,“你和學者就坐在這聊天,如沐春風的感覺”。
  王石坦言劍橋的游學生活,是他自深圳創業以來,人生中真正最舒適的狀態。
  這和此前在哈佛形成鮮明反差。
  2011年,王石到哈佛東亞研究所訪學,首先要過語言關,其次是要當個好學生。每天步行上課,晚上回公寓做作業幾乎都要熬到凌晨。“太辛苦了,差點就抑鬱了”。哈佛之後,王石已可以用英文和教授們討論哲學話題。熟悉王石的人說,“你可能這輩子不會看到一個如此熱愛學習的人”。
  哈佛游學之後,2013年,王石轉戰劍橋大學彭布魯克學院做訪問學者,研究方向是猶太宗教和文化。每天做課題、泡圖書館,和導師交流。有了哈佛的基礎,少了課程和考試,自然輕鬆很多。
  猶太文化在中國人眼中略顯冷僻。王石選擇研究這個課題,是因為他認為這是觸及世界“本源”的問題。“瞭解西方文化,一般有兩個角度:一是哲學,二是宗教。我選擇了從宗教入手。而選擇宗教就不能離開猶太”。
  一旦進入宗教話題,王石就很難被打斷。他從佛教、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的異同,一直會談到宗教的起源、流派和演變。
  “一般談宗教,很多人問,你信不信?為什麼信?為什麼不信?但我不是從這個角度”。剛到哈佛,王石研究基督新教倫理如何影響資本主義精神、二戰之後美國宗教信仰的變化等。他還跑去教堂,體驗當地人的宗教生活,觀察宗教信仰怎樣影響生活。
  “你信神嗎?”這是王石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我經常糾正很多問我信仰的人,在西方信仰是很隱私的問題,但我們的文化不這麼認為,也不覺得應該尊重。”
  即便如此,王石並不避談自己游學前後的變化:“我最初是個無神論者,後來是個科學論者,而現在———我持‘不可知論’”。
  “對宗教信仰的態度,不置身其中是沒有感覺的,很多困惑是無法解釋的。”
  “不可知論者”王石希望通過研究宗教追溯文化根源的計劃才剛開始:明年底結束劍橋訪學,2016年打算到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研究基督教起源,接著到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大學研究伊斯蘭教,至少到2017年才能“畢業”。
  其實王石一直在尋找自己。財經作家吳曉波為王石新書《大道當然》作序,提到中國企業家的身份焦慮。王石對此表示認同,“所謂身份焦慮,對我們來講,就是不確信,沒有安全感”。
  海外游學,也是王石尋找答案的過程,“尋找自己的身份定位,你是誰?”一方面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商人地位,另一方面是這個傳統中商人與官員之間的關係。“我這個商人到底是什麼?我們是否具獨立人格?所以,不焦慮才怪!”
  在哈佛,王石修了一門課,中國傳統哲學。“我覺得我不瞭解中國,出國後越發覺得不瞭解,尤其不瞭解我們的過去,不瞭解先秦諸子,不瞭解我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他甚至把哈佛教授請到中國,為萬科員工講課。
  “你說我出國後學什麼?恰好是倒過來,(傳統文化)裡面有很多值得借鑒的地方。我們的問題是,把過去割斷了,而割斷的主要是那些好的東西,至於不好的東西,想割也割不斷。”
  在他的新書結尾,王石寫到要開放自己,接納新事物,“人生60,才是開始”。
  狀態最好的萬科
  1999年,王石辭去萬科總經理職務時48歲,正是年富力強時。
  辭職的原因,王石的解釋是,深感傳統文化中的“人治”、“領袖式的管理”與現代企業管理制度不相容。
  上世紀80年代美國的王安電腦,幾乎與蘋果公司齊名。但1992年,其創始人王安去世後兩年,公司宣告破產。“過了20年,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王安電腦,而蘋果已是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現代企業制度,一直是王石信奉和推崇的。“萬科信奉的是團隊化、制度化、透明化,淡化個人角色。你親力親為,你是創始人,又年富力強,你在那裡,就不可能淡化,所以唯一的方法是遠離它。”
  辭去總經理的第一天起,王石不再介入萬科具體事務的管理。時間多了起來,他開始探險,登最高峰、飛滑翔傘、玩帆船、劃賽艇,他提到《海底兩萬里》、《魯濱遜漂流記》這些書對他的影響,也承認“當然還有英雄主義情節”。
  王石的這種抽離,業界一開始難以理解。“當時觀點分兩種,一種認為很可惜,認為如果我不是過早退出公司管理,萬科可能更好,好像我是自廢武功;另一種聲音是覺得我企業玩不下去了,靠登珠峰來出名”。
  “哪有這麼出名的企業家去登山送死的?”王石自嘲。
  “有段時間,只要我一進山,萬科股票就會微跌,一齣山,萬科股票就會恢復。這說明股民還是有疑慮的”。直到2003年王石登珠峰時,事情才發生了變化。“登珠峰時股票沒掉,登珠峰迴來股票還往上升,說明股民已適應了”。至今,王石仍然是登上珠峰的最大年齡紀錄保持者。
  “不是公司離不開你,是你離不開公司。很多企業老總覺得忙不過來,我想總有一天,你是要離開的,因為一個人的工作周期是有限的,生命是有限的。當我不在,公司仍然運轉得很好,才更能顯示出我的成功”。
  王石辭去總經理後,一直推動兩件事,一是萬科成立建築研究中心,其次是主導推進住宅產業化。“萬科的經營規模從我辭職時的幾十個億,到後來突破1千億,到現在兩千億,我都沒有管,都是團隊(的功勞),跟我沒有關係”。
  王石認為,作為萬科董事長只乾三件事:戰略、用人和擔當。
  在他此次回國前一周,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北京萬科總經理毛大慶確認從2015年起赴任萬科北京區域首席執行官兼北京公司董事長。原北京區域首席執行官丁長峰接任分管商用地產管理部。原杭州萬科總經理劉肖接任北京萬科總經理。
  這輪人事變動,照例引發媒體和業界猜測。
  “這(變動)很大嗎?我覺得很正常”,王石說,“或者說,這和萬科以往的調整比變動是挺大的,但沒有任何人辭職離開”。
  2011年,萬科執行副總裁徐洪舸、副總裁肖楠一起辭職創業。王石坦承,這是萬科近年來影響較大的一次人事變動,但“一個成熟的公司應該有這種調整”。
  王石透露5年前起萬科已著手為轉型做準備,但也承認這是“危險的一跳”。
  “這次人事調整,也體現這樣的意圖”。王石如此評價萬科此輪人事調整,杭州老總劉肖北上,一個原因就是“北京擁有更大的市場,也具有更大的示範意義和影響力”。
  今年上半年,王石總結說,2013年是發展到第29個年頭的萬科狀態最好的一年。他說,“最好的狀態,包括一個團隊制度的透明和競爭力”。
  無一個親戚朋友在萬科
  儘管萬科是全球最大的住宅開發商,王石本人卻從沒進過任何富豪榜。
  主動放棄萬科大部分股份後,王石已變成“打工仔”,年薪是他最重要的收入來源。根據萬科的年報,2013年萬科實現營業收入1354 .2億元,凈利潤151.2億元,王石的稅前年薪為1590萬元。加上拍廣告做代言的收入,他的大部分收入用於公益慈善。
  王石在他的新書中透露,1995年,44歲時,他買了人生中第一套住房。10年後,買了第二套,購房款是儲蓄加銀行按揭。嚴格意義上說,王石算不上“土豪”。
  “你不愛錢嗎?”常有人問。
  “我當然愛錢,商人哪有不愛錢的,不愛錢怎麼理解錢?怎麼賺錢?”王石說,“但怎麼處置錢,是個選擇問題”,他咧嘴一笑,“我自己很有信心,我不用靠很多錢活著。我相信自己有能力(賺錢)。從深圳創業起,我就沒有以積累個人財富為目標,這點我很自信。”
  “很有名,但不是很有錢”,而做公益慈善又必須有投入,王石笑稱正是他自己的這種狀態為他打開了一個更廣闊的世界。“假定沒有放棄(財富),我可能有一個公益基金,要做公益活動從基金里撥錢就是了,但正因為我沒那麼多錢,就必須得找啊。拉廣告、贊助,可能拉馮侖很容易,拉胡葆森很容易,但不能只有這幾個哥們啊,所以必須和不熟悉的人接觸,拉到錢(才叫本事)。”
  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王石的準則是:複雜問題簡單化,簡單問題絕不複雜化。
  “什麼叫複雜問題簡單化?舉個例子,我家姊妹8個,加上配偶、小孩,再加上七大姑八大姨,多少人?但萬科沒有一個我的親戚朋友和家人。很多人以我的名義撰寫語錄,比如有的說,‘王石說哪三種人不用’。我一看,都是扯淡,在我這不存在哪幾種人不能用的問題”。
  “移民不符合我的性格”
  除了登山、游學,王石還是“大V”,幾乎每天都會更新微博。
  2000年,萬科周刊論壇開張,其中的“王石online”版塊,被吳曉波稱作可能是所有企業家網上交流平臺中最火爆的一個。後來,王石又開通博客和微博。
  他在自己的書中寫道,“在信息扁平化時代,誰拒絕網絡誰就被淘汰。”但汶川地震期間,王石卻險被網絡“淘汰”。因在博客表態“萬科捐出200萬是合適的”,萬科遭遇到史上最大一次輿論危機。
  至今,不少人對2008年6月王石在萬科臨時股東大會上的數次道歉印象深刻。“第一次感到自己與萬科如此孤獨”,王石在書中回憶“捐款門”時寫道。
  “由於萬科的影響力,社會對你有了不同要求,我卻會渾然不覺。”他如此總結這次事件。“捐款門”之後,王石沒有迴避社交平臺,依然頻繁上網,發博客、微博和微信。
  “我不會因此和互聯網賭氣,但我的態度發生了改變,不再像過去那樣隨意而言、隨意而發,而是有感而發。公司也對我的博客、微博設置了看守系統,有權限刪改,避免我的不慎言論再次影響萬科形象。”
  近年來大部時間在國外的王石會不會也移民?
  他答得肯定,“我不會移民,一是沒需求,其次我是公眾人物,是個企業家,我的事業在中國,到國外游學也只是做中西文化比較。真有不安全感的話就更不能走,因為我是既得利益者,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受益者,要有擔當,跑了算什麼?這不符合我的性格。”
  “當然,我不移民,不等於不允許別人移民,都是個人選擇”,王石說。
  南都專訪

  “我愛錢,但不用靠很多錢活著”
  南都:你現在的狀態,有企業家老總表示羡慕嗎?
  王石:現在逐漸有一些羡慕了(笑)。當時來講,沒有的。一種認為很可惜,替我惋惜,好像自廢武功。該全力以赴的時候你沒有全力以赴,第二是企業做不下去,所以他才去登山,靠登上珠峰來出名。
  南都:萬科是全球最大的住宅開發商,但你從來沒進入過財富榜,你愛錢嗎?
  王石:我當然愛錢,商人哪有不愛錢的?不愛錢怎麼理解錢,怎麼賺錢呢。問題是怎麼處置錢,是生活選擇的問題,不要說成是道德問題。我也愛錢,但愛錢的方式不同。對錢,我有信心,我不用靠很多錢活著,我自己有能力。從深圳創業,我就沒以積累個人財富為目標,這點我很自信。第二點,我也很不自信,就是我突然很有錢了,我是不是還有鬥志?我一算,光利息就吃不完了,不用擔心生活、家庭和物質上的未來了,我是不是還有奮鬥的動力?
  很多企業家到最後,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創立這個公司能控制他,而且能繼承下去,一定要有控股權。但我的想法和別人不一樣,我對這個不太有所謂。我的自信是,我不用股份,也可以管理它,甚至天天不管它,也不擔心誰把我董事長免掉,我不是說萬科一定不會把我顛覆掉,而是把我顛覆掉了,還會有人聘請我。有人說,王石天天不管公司,還拿工資,可能別人有另外一種解讀,覺得王石太厲害了,用十分之一精力,不用管公司,就成這樣了。
  南都:有人覺得你主動放棄了大股東身份,放棄了財富,挺牛的。
  王石:是很牛啊(笑),這是個選擇問題。本來已經很高大上了,你還要把我寫成高大上嗎?這是一個選擇問題(再笑)。
  南都:你未來會移民嗎?
  王石:為什麼移民?第一我沒有這個需求,第二,我是公眾人物,企業家,我的事業在中國,我去國外是做中西文化比較,萬一發生變化,正是需要你的時候,結果你跑了……我不會移民,非常清楚。很多企業家移民,那是別人的選擇,我的企業在中國,我的事業在中國,我在國外指揮,你的高管會怎麼考慮呢?當然,我不移民,不等於不允許別人移民,那是他們的選擇。
  我本人是既得利益者,我是中國改革開放受益者,那麼你要擔當啊,對不對?跑了算什麼?不符合我的性格啊。
  很多人跟我說,一旦公司不行了,你要重新出山。我說我正好倒過來,公司不行了,我就趕快辭職了,可能就是你占這個位置導致公司不行了,這恰恰是我的想法,我不和別人比,我只能說這是我的方式。
  統籌:龔慰 王瑩 劉麗君
  採寫:南都記者 龍玉琴
  攝影:南都記者 胡可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台北日本料理

tq76tqjg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